一探北京鳳凰嶺杏花村大陡坡









 
  加班半個月,人都要憋瘋了。
  本周末終于能戶外了,睡到自然醒后,坐公交車346去了鳳凰嶺,因為一直想探路鳳凰嶺杏花村大陡坡。
  網上關于北京鳳凰嶺杏花村大陡坡的文字資料,根本就是個空白。當前,北京鳳凰嶺杏花村大陡坡只有戶外徒步軟件“六只腳”與“戶外助手”上有軌跡記錄。除此以外,網絡上有零星驢友去爬大陡坡的照片,那真的是埋頭苦干,四腳著地的往上爬。
  大陡坡目前沒有統一的稱謂,為了準確一些,我就叫了全稱——北京鳳凰嶺杏花村大陡坡。恕我孤陋寡聞,這個大陡坡屬于尚未定型線路,危險系數較高,加上鳳凰嶺公園三天兩頭發生救援事故,煞氣真的很重。所以這地方戶外,我看能謹慎對待最好,當今則進,當退必退。
  我走路進了景區,去的早幾乎無人。找到杏花村入口很容易,所謂杏花村就在鳳凰嶺公園南北主干線中間部分,屬于中路景區。柏油路北側有一塊大石頭摩崖石刻——杏花村。從這里能一眼看到前方鳳凰嶺的全貌,順公園石板路往西走即奔山根方向進發。
  我沒走多遠的石板路,就在一片林子間,看到一道鐵網,阻攔了前進的方向,石板路在這里轉彎了。我核對軌跡后,從這道柵欄的邊上進了后面的山溝。山溝很普通,一點兒也不起眼兒。
  一對老年夫妻在找樹根。我問:大陡坡怎么走?對方說:前方沒路了,不要去了。
  我告誡自己,不成就看看,就立刻下撤,絕對不要逞強好勝。這時的山溝,儼然成了巨石的海洋,修建鳳凰嶺的石料大概從這兒取材。我開始攀爬石頭,幾個上升,就看到了角度很陡的光滑大石坡。這山溝里的灌木沒有任何的布條、路標等信息。我反復核對軌今后,又看了眼前的陡峭地形,感覺我在軌跡上,就選擇了陡峭大石坡靠近山體一側的地方,往上慢慢攀爬,開始是從齊腿深的石縫里往上蠕動,角度很陡,用手撐住兩邊往上爬,石頭真的是被沖刷打磨的毫無棱角,摸上去如同嬰孩的臉。過了這一段后,擺在我眼前的,就是巖石順向的溝痕和裂縫,真的是毫無地方可以抓握??!扣,找最小的巖點。這里毫無人眼,我還算喜歡這樣的地方,反正靠近山體一側還算安全,我就爬上去小一段的距離后,就停在相對安全些的地方,所謂相對安全就是能有稍微多些的地方去踩塌,因為人體的支撐是靠腿腳的。停下來休息一段時間,我想反正也是來玩,根本不著急。等我的氣息完全平穩了,再繼續慢慢順著石縫往上爬。
  這條大石縫,被我爬的幾乎快到盡頭了,抬頭一看,怎么看怎么覺得不可思議,最后一段太難爬了,我整個人體都貼緊崖壁,還要往下出溜,腳蹬在兩邊的巖壁上,才止住下滑。說的形象一些,我要在兩個雞蛋的縫隙里爬到雞蛋頂上去,這真的不可能了。
  我看著頭頂上光滑的巨石,這個時候我的身體幾乎近于直立了,大概七十多度了。我停下來捉摸,難道那些走過這條戶外線路的女士們都很強悍么?我又仔細查看巖壁表面,乖乖哦,根本就沒有一絲被蹂躪、踩塌過的痕跡。
  我特么終于醒悟了,走錯了大方向了!因為即使有軌跡,顯示我也在上頭,如果不是經過精確的緯度來求證,在這樣陡峭的巖壁地形,偏差個七八米很正常,同時也是要命的!
  看看身后上來的陡峭崖壁,開始我真的不想退回去,我想:都上來這么多了,再下去就損失高度了。但又一想,全身而退才是硬道理啊。
回撤的路好艱辛,但再艱難也要爬下去。我慢慢的一點點下,這樣的崖壁連保險繩索都無法栓。畢竟崖壁不是直角,慢慢的蹭下去,下降的速度不快,但很安全。在一個需要轉換重心得地方,我被迫翻身趴在崖壁上,突然全身猛地下滑,幸好我把拳頭握起來,塞進石頭的縫隙里,牢牢地卡住,才控制住了下滑的速度,我穩穩的踩到了一個較大些的腳窩上??磥砥饺张蕩r訓練還是有好處的。
  我重新落地后,再找入山的地方,才知道比較正確的大陡坡,應該是我剛才爬的大石坡的邊上一點的位置,也就是說在我退回來后,向右(北方)走灌木就繞到了真正的大陡坡的路上了。
  坡,真的很陡,我抓著邊上的灌木一路上去。來到陡坡的盡頭,是一個無法繞行的光滑陡坡,這個陡坡中間還有褐色的流水溝痕跡,最可觀的是,在這個巨石陡坡的上面,孤零零的長者一株碗口粗的小樹,好奇怪的景色。它重東的開面,就是我剛才爬過的大崖壁。
此刻,我全身精疲力竭。試著去找通過這個小樹陡坡的方法,踩著陡峭崖壁的小踩點,上去了一段距離,但在一看周邊的地勢,我不打算冒險了。也許剛才用力過猛,筋骨好疲勞,渾身酸疼,動作也發飄。
  反正也玩好了,打道回府。
  小樹陡坡究竟是不是正確的路,我沒有把握,回去查資料再說。
  下面是微博里的一點洋文,不敢寫中文怕親人擔心。
  Looking for the litter path to hiking at round of Phoenix-hill. But Ichose the wrong mountain ridge for starte. So I had to climb danger rock in thatravine. When the sun shined at smooth granites, my whole body was slow movingin the acute angle rock crevice.
伊森Eason發表于04-14 06:58  
分享到 
(151次閱讀/3個評論/0人贊過)
    O不說也罷O
    你的配圖很好,直觀
    O不說也罷O
    看我的游記呀,早寫過了。
      當時找了,但搜不到您的文章?,F在讀了很多,您的文字很有感染力。
2019世界飞镖系列赛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k线 云南快乐10分前三遗漏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上海11选5第45期几点开奖 腾讯股票行情走势图 发财猛料一码 华东15选5走势图 排列三最近500期走势 意大利pk10